Skip Navigation Links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大司徒仁波切
嘉察仁波切
蔣貢仁波切
桑傑年巴仁波切
卡盧仁波切
創古仁波切
明就仁波切
堪布卡塔仁波切
楚布寺
隆德寺
噶瑪寺
噶瑪三乘法輪寺(KTD)
堪布卡塔仁波切  

堪布卡塔仁波切簡介

尊貴的堪布卡塔仁波切,於木鼠年(公元一九二四年)二月二十九日吉祥日清晨日出時,出生於東藏康區惹修地方一個中等遊牧家庭,取名為噶瑪塔欽,後來簡稱為噶塔〈譯按:習稱 「卡塔」或「卡特」〉。

仁波切的雙親都是虔誠的佛教修行人,父親尤其尊奉文殊菩薩,總是不停地唸誦文殊菩薩經典,經常在清晨醒來時嘴上還持唸著經文。父親在他幼年時便教他讀寫,學習背誦佛教典籍,仁波切對學習表現出濃厚興趣。

小時候,仁波切一直很羨慕也很渴望像他的二位兄長般出家為僧侶;因此,他十二歲即出家,隨後在寺廟經過六年的學習及修行。十九歲時,仁波切到楚布寺第一次見到同樣是十九歲的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當時的大寶法王還很年輕,不能傳比丘戒,因此第二年仁波切便在八蚌寺,從第十一世泰錫度仁波切得受比丘戒。

受戒後不久,他的二位兄長說服他單獨閉了一年大日如來的關,那次的閉關激起了他終生修行的熱情。因此當一年閉關結束後,他便進入了傳統的三年閉關。出關時,他賣掉所有的東西並換成食物,計劃在叔父的一棟小屋內終生閉關。

仁波切在那兒閉關一年後,第八世察列仁波切(Traleg Rinpoche)召他出關,要他到創古寺新成立的佛學院研讀高等佛學。佛學院是察列仁波切建立的,由堪布洛卓惹色指導。堪布惹色曾直接受教於雪謙嘉察仁波切,貝瑪南卓。(堪布惹色是貝瑪南卓的外甥,也是堪布剛夏Khenpo Gangshar的舅舅。)仁波切在佛學院的五年中,勤奮研讀,嚴持戒律,對上師堪布惹色具大信心與恭敬。完成訓練後,得到堪布頭銜時已年近三十。

接下來是快樂又豐富的六年,仁波切隨侍於創古仁波切之旁,為學習侍者。他與創古仁波切一起旅行,教學相長,談論佛法。

一九五八年中國進駐東藏,仁波切的二位兄長先後遇難。仁波切和弟弟喇嘛索南秋達(Lama Sönam Chödar),隨從創古仁波切一行,盡其所能地攜帶佛像、法器與經典,逃了出來。同行的,還有Zuru Tulku Rinpoche 以及年僅三歲的第九世察列仁波切。經過數月顛沛旅行,最終他們來到十六世噶瑪巴的駐錫地,位於拉薩附近的楚布寺。噶瑪巴警覺到迫在眉睫的危險,告訴他們必須立刻離開,前往錫金和印度。噶瑪巴給了他們五頭犛牛和一些必需品,一九五九年三月底,他們抵達西藏和不丹的邊界。

自西藏出走後,所到的第一站是達賴喇嘛和嘉華噶瑪巴在印度Buxa靠近不丹邊界地方成立的難民營。那原是英國統治印度政治犯的監獄集中營,四個教派大約有一千五百位僧人住在那,他們不停地工作,重新整理各派的課程,教授佛學,盡力確保沒有遺失任何部分。當時一切的生活來源、食物和醫藥等,全出於印度及其他國家政府慷慨善意的支持。

炎熱的氣候和艱苦的生活環境,使疾病像野火般在難民營蔓延。在那兒的第八年,仁波切病得非常嚴重。一九六七年,他請求噶瑪巴允准他到錫金,那溫和的氣候或許有助於康復。經歷了困難危險的旅程,他來到隆德寺,在那兒住了五年,教導僧人,並協助當地佛教團體的行政工作。在隆德寺期間,他的健康依舊不穩定,病情時好時壞。最後,噶瑪巴派他去Tilokpur寺,那是大寶法王和阿尼帕嫫在Himachel Pradesh創立的尼師寺院,希望那能對仁波切的康復有所幫助。他在那裡待了一年,教導寺院的阿尼。由於該地水質與其他條件較佳,仁波切的健康開始改善,一切都很順利,但當他回到隆德寺時,健康狀況又再度惡化。

大寶法王派仁波切到不丹,希望仁波切在那裡能治癒病體。他在那兒幾年,但情況變得更為惡劣,最後不得不長期住院。徵兆愈來愈明顯,看來死亡似乎很快就要發生。他祈求大寶法王准許他去閉關,等候死亡的到臨。回應這請求,大寶法王在一九七五年擬了個計畫,派他到美國,如此他便可以得到所需的醫藥治療,噶瑪巴同時指派仁波切,代表出任北美洲尚待興建的噶瑪噶舉 (Karma Kagyu) 寺廟住持。

仁波切初抵美國時,身體非常羸弱憔悴,但在適當的醫藥治療下,他的身體開始神速康復。第一個月內,體重便恢復到長期生病前的狀況。一年後,竟奇蹟般地完全康復了。多年後,當他感謝大寶法王救了他一命時,大寶法王說,如果當時他留在印度,就一定會死。

剛到紐約時,在美國東北部仁波切只認識三個人—— 早一年來紐約的天津穹尼 (Tenzin Chönyi,),還有喇嘛貢噶(Lama Ganga) 和耶謝南達 (Yeshe Namdag),後二人比仁波切早一星期到達。他們在紐約市成立了第一個佛學中心,便是後來的噶瑪三乘中心(Karma Thegsum Chöling (KTC))。一九七七年,大寶法王第二次到美國弘法,在加州Palo Alto, Santa Cruz、俄亥俄州Columbus、紐約州Albany和麻州Cambridge成立了更多中心。有鑑於中心的成長,並依大寶法王的心願,他們開始尋找北美洲大寶法王法座的永久駐錫地。一九七八年五月,他們找到紐約州屋士達鎮群山間的草原山莊(Mead Mountain House),後來成為噶瑪三乘法輪寺(Karma Triyana DharmachakraKTD),並由仁波切擔任寺廟住持。

往後幾年,仁波切督導北美洲逐漸增加的中心(KTC),並輪流到各中心展開廣泛的教學活動。一九八二年仁波切到南美洲,也在那裡成立了兩個中心。到了一九八○年代中期,南、北美洲已有三十二個附屬中心,台灣有三個中心。那時,堪布卡塔仁波切每年一次或每半年一次到這些中心教學,同時也在人數日漸增多的KTD教學。

一九八一年的夏天,仁波切在KTD展開了傳統長期的密集閉關教學,為期一個月的年度課程,持續至一九八八年,教材包括:『阿彌陀佛儀軌』,『寶性論』 (the Uttara Tantra Shastra),『根、道、果』,『見、修、行』,『藥師佛法門』和『白度母法門』。一九八九年起,仁波切將每年夏季的教學時間縮短,以配合從遠地來,逐漸增加的學生,這便是十天教學的源起。直到現在,教學活動都是在每年七月四日美國國慶假日時,配合釋迦牟尼佛初轉法輪日而舉辦。堪布卡塔仁波切的許多教學,都有中英文書本的出版。

仁波切的其他事業也同樣持久不輟,包括:個別輔導眾多初入佛門的西方與中國學生,以及設計、建築與裝修KTD在紐約州DelhiKarme Ling三年閉關中心,並擔任關房指導上師。一九九三年一月,第一屆三年閉關在Delhi展開;第二屆於一九九六年十一月開始;第三屆於二○○○年十一月開始(譯按:第四屆於200410月開始)。多年來,仁波切也親自參與並監督KTD新寺廟的建築、裝修、與佈置等各方面工作。

 

(摘自仁波切的《白度母》一書)

 

Skip Navigation Links
福德海 (c)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福德海
Hit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