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大司徒仁波切
嘉察仁波切
蔣貢仁波切
桑傑年巴仁波切
卡盧仁波切
創古仁波切
明就仁波切
堪布卡塔仁波切
楚布寺
隆德寺
噶瑪寺
噶瑪三乘法輪寺(KTD)
蔣貢仁波切  

蔣貢仁波切簡介

 

 

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羅卓他耶是西藏學者和大成就者的銀河系裡最閃亮的一顆星。由佛陀授記,他是西藏佛教“利美無分教派運動”皇冠上的一顆明珠。一八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他生於西康(東藏)八大聖地之一的貝瑪拉孜山前。羅卓他耶精通十種世間和勝義的知識,並負起解說撰寫法本的責任,其內容包函許多新、舊密續的法教,例如:口傳、岩藏以及淨觀等傳承的教法,這些全收集在他的“五巨寶藏”裡。有如第二佛,他以其教法、修行和事業,毫無分別地弘揚各傳承教派的佛法。一八九九年一月十九日以八十七歲的高齡圓寂。

一九O二年在祖普的桑朱丘林花園,空行母所聚繞的中心,第二世蔣貢康楚欽哲歐澤生為第十五世大寶法王卡恰多傑的兒子,同時也是他的心子。他博學且修行實證經典與密續的法教,尤其五寶藏,以及噶瑪噶舉的特殊法教“大手印”所示解脫道。欽哲歐澤獲得最高傳承的證悟,並且成為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傳承持有者。他常教導新、舊密續的法,給予灌頂、口傳,例如:“仁千特佐”(《五寶藏》裡的“甚深法教寶藏”),也重建位於八蚌寺的參渣仁千乍閉關中心(為羅卓他耶所成立),並供應一切設備。在圓滿完成教法度眾的工作後,一九五二年五月十日舍報。

第三世康楚的轉世全名為蔣貢康楚羅卓丘吉辛給,是一個無比悲心的完美展現,當人們提到他的名字時,無不生起極大的恭敬心。仁波切在一九五四年十月一日生於拉薩,父親是撒盧倉家族的策令托嘉,母親名貝瑪尤準,是一名西藏政府內閣部長的女兒。出生前後,母親有很多吉兆,達賴喇嘛與噶瑪巴以他們無瑕智慧的淨觀確認孩子是蔣貢康楚的轉世。一歲五個月時,正式被認證並供養法袍與頭銜。

六歲時,在錫金舊隆德寺由大寶法王舉行坐床典禮,從此後,蔣貢康楚仁波切一直是法王的心子,從沒分開過。大寶法王從初階的讀、寫、背法本開始一路帶領他的教育。十三歲時與夏瑪仁波切、錫杜仁波切在衛塞節那天由大寶法王授沙彌戒。

之後,他研究很多法本經典,包括所有瑪爾巴傳承的密續,並學習與蓮師、普巴金剛等法有關的喇嘛舞、壇城佈置、唱誦及法器的使用。他從大成就者卡盧仁波切學習一系列的法——由噶舉傳承的“大手印”前行法到紅觀音、金剛亥母、上樂金剛等的濯頂、口傳和修持指導,尤其那洛巴六法、大手印、香巴噶舉的五黃金傳承法教、時輪金剛大灌頂以及“仁千特佐”;另在不同時間接觸無數其他新、舊密續的法教。他在水牛年,二十歲時的一月十五日與錫杜仁波切、嘉察仁波切由大寶法王授予比丘具足戒。他認為戒律是佛法的基礎,因此總是將戒條像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守護得很好。他曾在印度、尼泊爾、西藏及東西方為無數弟子剃度,授與沙彌與比丘戒,是一位偉大的戒律師。他由大寶法王授予大乘道墓礎的菩薩戒,包括龍樹與無著的傳承,並多方面修習菩薩道——六波羅蜜、四聖諦法等,在菩薩廣大的事業裡訓練自己。

蔣貢仁波切對他所有的指導上師都非常尊敬,且具大信心與虔誠心,尤其他對大寶法王是全然的敬愛與信賴,他事師無微不至。法王親自教導他很多深奧的法門,例如:五寶藏、噶舉傳承所有的灌頂、口傳和實修指導、大手印之精髓等等;尤其大手印的證悟——最高傳承加持的心法,由大寶法王直接傳給了他,他也因此成為一位噶舉成就者。

一九七六年和八O年,蔣貢仁波切伴隨法王到美國、歐洲和南亞旅行。法王圓寂後,他繼續到這些地區巡迴傳法,並在很多國家成立“立佩多傑基金會”,在印度成立“波羅蜜多慈善信託”,主要推展社會工作,利益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一九八三年,為了消除障礙,祈求大寶法王早日回來,蔣貢仁波切在隆德寺旁建立一座舍利塔,迴向世界和平。同年,他開始在每年的衛塞節為大寶法王的轉世,帶領隆德寺所有僧眾修持一億遍的金剛薩埵咒語。為了完成大寶法王的心願,一九八四年他啟建了噶瑪師利那瀾陀佛學院,並在一九八七年六月完工啟用。他不僅供應整建物的內部所需,包括大殿的三主尊佛像等等,同時,也想盡辦法維持一百五十位學生,包括很多轉世祖古、喇嘛等的教育生活費用。一九八四年,他回西藏訪問。在八蚌寺他為上萬僧侶與在家人灌頂、講法,並替五百名左右的喇嘛授沙彌和比丘戒。他接著訪問拉薩和祖普寺,在那兒,他再次為數以千計的在家出家二眾灌頂,並為上百人剃度授出家戒。他向國家請求,得到了重建祖普寺的特許,並把這次弘法旅行所得供養全數捐給了祖普寺。

一九八八年,仁波切在卡林邦的拉瓦建立一座專門培育僧才的寺廟,名為噶瑪大乘佛學院,現有九十八個小喇嘛,另有十位喇嘛在其附屬關房做香巴噶舉傳承的閉關。同年,他開始建造尼泊爾普拉哈利的閉關中心,現有十五位喇嘛在閉關。一九九○年,他在隆德寺為僧俗二眾舉行時輪金剛大灌頂,並贊助基金做為隆德寺每年舉行時輪金剛修法的費用。一九九一年,仁波切又回西藏,訪問了德格貢欠。他舉行一次灌頂,整修擴建德格印經房,並贊助印經費用。之後,他旅行到八蚌寺,為那地區五百五十位轉世祖古與喇嘛、一萬左右的在家眾舉行時輪金剛大灌頂法會,其中包括桑傑天津、多卓祖古等等。他也為五百五十人剃度,授沙彌戒與比丘戒。然後,他到南千(玉樹)的丹卡寺,再次舉行時輪金剛灌頂,大約一萬名僧眾參加,包括香古祖古、克卓天津、沙嘎、竹巴祖古、德蒙祖古和很多其他的轉世祖古。

一九九二年,他在隆德寺舉行“噶舉那佐”(噶舉密咒寶藏)的灌頂法會。參加的有隆德地區以及全世界各地前來的喇嘛僧眾與在家居士。同一時間,他改建舊蔣揚康小學成為三層樓的新建築,也舉行啟用儀式。這是專供小喇嘛使用的小學,仁波切從頭到尾參與設計、建築以及募款工作。他最後一件工作是將隆德寺大殿的大佛像裝藏並修法開光完畢。由於他對大寶法王清淨的三昧耶戒,使他得以將整座佛像覆鑾黃金。當他開光完畢後,很高興的對侍者說:“我終於把大寶法王的所有心願都完成了!”

他從小就具有高貴的特質。他對上師的誠信和清淨之心是無可比擬的,尤其他對其根本上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完全信賴與奉獻,直可比擬噶舉傳承的任何一位祖師。從大寶法王示疾到圓寂融入法界,蔣貢仁波切不曾一刻離開過他,也從不覺累。他分秒在法王身邊,隨時等候召喚為他服侍,一點都不曾疏忽。他如此尊敬法王到為他打掃浴室、清抹房間地板。對於像我們這樣常把佛法和上師當成路旁的水,需要時取它,卻從沒由心底升起尊敬和虔誠的人,仁波切的一生足為我們展現一部偉大的教法。

在卅九的年歲,由於佛教和眾生,尤其噶舉傳承的障礙,蔣貢康楚仁波切突然離開了我們(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八點多)。

一九九四年八月,總管天津多傑和索南丘培等二位喇嘛代表蔣貢康楚管理秘書處到西藏祖普寺面謁怙主第十七世大寶法王(1985年,請求他尋認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的轉世靈童。至一九九五年間,天津多傑曾數度到訪祖普寺。怙主大寶法王表示,時間仍未到,但他對仁波切的轉世有很好的感覺,並在不同時間中要求普拉哈里寺與拉瓦的噶舉德千寺修十萬座蓮師法、十萬座護法瑪哈嘎拉、十萬座紅觀音與六臂瑪哈嘎拉的薈供,並唸更多的祈請文。

一九九六年四月底,祖普寺住持,前世的竹奔德千仁波切(1998年圓寂,已乘願轉世再來再來函表示可能有好消息了,並催速來祖普寺。同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天津多傑由怙主大寶法王手中接到有關蔣貢仁波切的尋認信函。喇嘛回憶到:「就在那一刻,天空響起一陣隆隆雷聲。當我們離開房間準備去見竹奔德千仁波切仁波切時,我注意到大太陽底下,天空突然飄起一陣細雨,我們西藏人稱此為『花雨』。它代表一種非常吉祥的兆示。」稍後噶瑪巴表示他也看到了一條彩虹,就出現在祖普寺前方。 >

一九九六年八月十九日蔣貢康楚管理祕書處舉行了一場隆重的儀式,向第四世蔣貢仁波切致意,並迎接他回重僧團。同年九月一日,仁波切由其侍者帶領拜訪祖普寺,初會噶瑪巴。隔年又拜見了達賴喇嘛、薩迦崔津法王與敏林赤欽法王。這一年的十一月十七日,仁波切終於回到其主座──位於尼泊爾加德滿都的普拉哈里寺。這中間有許多溫馨感人、不可思議且具啟發弟子與上師虔信的事蹟,諸位可在「無死之歌」與「大轉世」之書中窺見。達賴喇嘛尊者和怙主大寶法王都極疼愛蔣貢仁波切。孩提時候每當仁波切去拜見達賴喇嘛尊者時,達賴喇嘛尊者總是開懷大笑的拉著他的一對大耳朵說:「來!讓我瞧瞧。」然後摟摟仁波切,一如一位慈愛的祖父。而這幾年在聖地菩提迦耶所舉行的噶舉普賢祈願大法會中,據聞怙主大寶法王也一有時間就往仁波切的房間走。>

在「無死之歌」首頁,由名畫家葉醉白大師所贈予的墨寶中寫著「菩薩無為生死,唯有事業。」的確,生死是對凡夫而說的,而菩薩所念念在茲的唯有利眾的願行。立偑多傑佛學院的興建一直是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生前最大的願望。而當此世的仁波切二歲多時,有一次應前世仁波切的弟弟托嘉邀請至他家做客。仁波切吵著要去樓上,因此,托嘉的太太便帶他上樓。隔一陣子後,突然托嘉的太太跑下來問道:「仁波切房間的鑰匙在哪裏?」原來仁波切嚷著要上三樓,而三樓的樓梯門則關著。托嘉的太太告訴他上面沒有東西,但仁波切堅持要上去。到達三樓後,他用手指著自己前世的房間要求幫忙開門。進到房間後,他要求人家幫他打開一個櫃子,拿出「立佩多傑佛學院」的設計藍圖,那是他前世所遺留在那裏的。立佩多傑佛學院後來終於在一對年輕美國夫婦的全額贊助下,於2000年動工,2006年正式啟用。

仁波切由出生至今,已自然無作的展現了許多神通給他的老師和弟子看。其中之一是,仁波切自五歲開始即與他的伴讀---多波薛立祖古,每天跟著一位印藉的中裔太太學英文。有次冬天上課時,他請老師喝茶,但老師以茶水已冷為由婉拒。於是仁波切請老師閉上眼睛,而他則以雙手摀住杯口。一陣子當老師睜開眼睛後,看見茶居然在冒熱氣。於是老師打電話給好友直呼:「仁波切會變魔術!」之後又出現幾次隨機而顯的神通,從此全家成了虔誠的佛教徒,對於仁波切所說的每一句話更是深信不疑。

但仁波切畢竟還是個孩子,也有他童真無邪的一面。他常在午餐後聚集幾個小喇嘛做他的小囉嘍,玩起官兵捉強盜的遊戲,或兵分二軍,互捉廝殺,熱鬧極了。有一次在圖書館,聽到遠處舍利塔附近飄來陣陣童稚的歡唱、笑鬧聲。仔細一聽,原來兩軍正以背誦經文做競賽,相互叫陣。聽著、聽著,不禁令人會心的笑了出來。仁波切目前已隨他的親教師竹奔堪布南嘉回印度拉瓦正式進入高深佛典的研續,只有每年冬天會回尼泊爾的主座普拉哈里寺。

 

主要網站: http://www.jamgonkongtrul.org/(英文)

部落格:http://www.edupro.org/eduplog/index.php?blogId=22(中文)

(摘自 http://www.kalu.org.tw/ 與 http://tw.myblog.yahoo.com/tara-abbey/article?mid=50

 

Skip Navigation Links
福德海 (c)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福德海
Hit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