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大司徒仁波切
嘉察仁波切
蔣貢仁波切
桑傑年巴仁波切
卡盧仁波切
創古仁波切
明就仁波切
堪布卡塔仁波切
楚布寺
隆德寺
噶瑪寺
噶瑪三乘法輪寺(KTD)
十六世大寶法王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 讓炯日佩多杰 (Rangjung Rigpe Dorje)

讓炯日佩多杰生於東藏德給王國的一個貴族家庭。依照上一世噶瑪巴留下的預言函,及噶舉派的高僧大德於淨觀中所見的出生地為導引,很快就把他認証為轉世靈童。 嬰兒出生前,他由母胎中完全消失了整整一天,直至第二天才再出現。七歲時,法王到了八蚌寺, 從第十一世泰錫度仁波切處領受沙彌戒,之後前往拉薩, 出席尊聖的十三世達賴喇嘛為他舉行剃度儀式。在儀式中,達賴喇嘛尊者土丹嘉措觀見噶瑪巴頂上戴著由十萬空行母的頭髮所編成的金剛冠。在離開拉薩後,法王前往歷代噶瑪巴的法座 — 祖普寺。在那里,在各國公使的面前,舉行了法王的陞座大典。這些公使們來自西藏, 不丹, 尼泊爾, 錫金, 印度和拉達克等地。 不久法王開始正式學法, 從藏傳佛教所有教派的大師們那裏領受佛法的寳藏傳授。

據說噶瑪巴曾將他的腳印留在宗圖地區的一個湖水上,任何人皆可看見甚至在冬天湖水冰涷時亦然。在訪問邦普寺時,噶瑪巴和鍚杜仁波切將腳印留在岩石上,同時在寺外,他們的狗和馬也一樣清楚的將腳印留在石頭上面。

當讓炯立佩多傑訪問班禪寺,辛炯護法所騎的馬的塑像開始嘶嗚。在讓炯立佩多傑主持的金剛寶冠法會上,欽哲仁波切觀見黑寶冠懸浮在噶瑪巴的頂上約十六吋處,同時他還看見噶瑪巴現杜松虔巴相。

正當共產黨逐漸控制西藏之際, 法王陛下多次前往不丹, 尼泊爾, 和印度朝聖。這些國家領導人在深感榮幸之餘, 積极為他提供協助。 後來戰火蔓延到中藏時, 法王離開家鄉前往印度尋求庇護.。錫金的國王楚雅(Chogyal)向法王提供數個地方供他選擇。 法王選擇了在舊薩德寺附近興建他的新法座。舊薩德寺是由第九世噶瑪巴在十六世紀時建造的。

法王對所有見他的人都恩賜加持。他經常在灌頂時離開法座,走下來親自為每一位加持。世界上無論在哪里有人請法, 他都必派遣傳承上師到哪里去弘法。 經他親手剃度的沙彌和比丘之數目之多, 為歷代法王所前所未有! 除了在歐洲和北美廣建道場外, 他還出資重印佛陀基本經論, 并把它們分贈到喜瑪拉雅山區的各個寺院。

在1981年示病以後, 法王把一封神聖的預言函交給第十二世泰錫度仁波切(12th Tai Situ Rinpoche), 函中描述了他下一世轉世的情況。 法王在美國依利諾州的濟安市醫院渡過了一生的最後幾天。 在那里, 他告訴喇嘛諾那仁坡切及堪布卡塔仁坡切: “我看到了西藏, 我清楚地看到我未來的父母了”。 法王的溫文爾雅,仁慈愛心, 超凡入聖, 灑脫自在的神通示現,一直震憾著,最終征服了所有照顧他的醫護人士的心靈。在他圓寂後幾天裏, 他的心臟部位始終保持溫暖, 皮膚始終柔軟而有彈性。 按照藏傳佛教的說法, 這些神蹟表示法王已與法界合一,得大自在了。

還有更多有目共睹的神蹟在錫金隆德發生。在他的荼毘大典上, 燒不化的舍利子從火中掉出來。在晴空中彩虹滿天,很多人見到法王從天上往下俯視。荼毘結朿後, 在灰燼中發現了一個指向西藏方向的小腳印。

(摘自Kagyu Thubten Choling網站及大寶法王行宮網站)

Skip Navigation Links
福德海 (c)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福德海
Hit Counters